当前位置:首页 > 生活知识 > 正文

一个角一个斗是什么字?

  • 生活知识
  • 2022年04月19日 18:12:22
  • 46

一个角一个斗是什么字?-第1张图片

【流年之爱】九斗一簸,稳吃稳做

2014-11-21星期五

下午。给居委会打电话,得知妈的医保单子已经打出来了,立刻打车过去拿,顺便也咨询一下自己的事。棠打来电话时我正在居委会,他一听还挺感动,懒老婆也有不被人催主动办事的时候啊。其实我的坏毛病是,自己的事经常一拖再拖,拖到不能再拖,给别人办事,就必须雷厉风行。

难得出趟门,出了门才知雾霾有多重。没有风,霾就散不掉,天也冷不下来。穿了小鸟袍子,外面套件宽大外套,也不系扣,一点不冷。

小鸟袍子不知咋嘀很得人心,好些姐妹跟我要链接,紧跟着也买了。那也确实是我能找到最便宜的一家店,觉得挺值的。想想也挺有意思,以后弄个袍子聚会。其它几款,也陆续有人要了链接,我好意提醒每件衣服的优劣,买或不买,都随己意。

有人说我热心,其实我的热心向来因人而异,因有同好,才会热心,否则才不费那心神,我还生怕担上“衣托儿”之嫌呢。人与人相交,大抵应如此,你若无心我便休,你若有情,那我也有,热脸贴冷屁股的事儿,我是决计不做的。

去银行交了款,又与棠电话,他说正好没事,骑车来接你吧。我说好,那我就不打车了,迎着走过去。这条路还是每天接送阳阳那条,经过小地道。小地道下面一向是小贩聚集的地方,天冷了,就全是卖糖墩的烤地瓜的大白菜的,还有崩爆米花的。这些向来都是北方冬日一景。

火苗子舔着小转炉,转啊转,那个大爷黑黑瘦瘦的,带着一脸诚恳忠厚的笑意,我把那个样子理解为:不管当下多艰难,他都默然承受,踏踏实实地生活着。这糊口的小生意,怎么也要照顾一下。现在还好,不太冷,等到寒冬,虽守着一炉火苗,也必然瑟瑟。

三轮车上已经堆了不少袋爆米花,有玉米崩的,有稻米崩的,我便过去买了袋稻米的米花儿。小时候谁家吃顿大米饭都稀罕,更难见用它来崩的爆米花儿了,大都是玉米粒崩的那种,大米的米花儿在我心中不啻跟珍珠一样洁白珍贵,自然会选它。

老头儿抬头冲我一笑,大声说了几句话,没听懂,只听他后面那句跟逗小孩儿一样的一句:崩的一声!我就笑了,小时每次听见这“崩”的一声巨响,就跟过年一样开心,在浓浓的烟雾和腾腾的热气中,破旧的袋子里全是洁白的爆米花,我们就围绕着跑跳,四处去拣蹦到外面的吃,也不嫌脏。我说,大爷,我照两张相。

一个角一个斗是什么字?-第2张图片

一个角一个斗是什么字?-第3张图片

回家的路走了已大半,本来说骑车来接我的那家伙还人影未见,电话过去,他说刚要出门就来活儿了,等等马上就来。我说呸,你骗我,还来什么来,小心干活儿吧,我都快到家啦!

他爽朗大笑,说省个打车钱。我说没省,买爆米花了——近来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猛个劲儿地送打车券,用都用不完,用张6块钱的券,打次车只花三块钱,跟坐公车差不多。三块钱,正好一兜爆米花儿。

跟他解释,为啥买呢,就觉着那老头儿有点像老爹。他笑:买就买,老婆,你想买啥都行!

这话听来真让人精神大振,走路都带风了。

晚上三人跟坐炕头一样围坐在床上打扑克。不爱吃零嘴的他,一把一把抓爆米花往嘴里填,他说,这可是我老爹崩的,多吃点儿。咱老爹没给你算便宜点儿?

汗。

给妈电话汇报,事已办妥。妈问做饭了吗,我说不做,大姐包饺子,一会儿小马给送来。妈的语气立刻变成那种又恨铁不成钢又自豪的样子:你说你,啥命啊,都懒成啥样儿了,让人姐姐们怎么说你!

棠在旁边插话:没事儿,妈,小莉也做得挺好。

其实我也不知咋变成这样儿的,反正大家处着处着就走到今天这个模式了。有时感觉良好,觉得自己确实做得不赖,有时理智,就明白也不是我做得好,而是他做得好,他是沟通我和他家人之前的桥梁嘛,我纯粹是借了他和小子的光儿了。

嫁给我是你命好。他说的。我也总是不甘示弱,娶了我,也是你命好。有时也反过来,他说娶了你是我福气。我说嫁给你是我有福。玩笑话,却也代表着彼此的知足和惜福。

不信命理之说,但对自己有利的,总还是乐意听听,于自己不利的,就当它放屁。像这种时候,我就在心里得意洋洋地伸出十指展示我的指纹了,嘻嘻,九斗一簸,稳吃稳做,那是我的命,没办法。

从小就会那个数斗歌,各地版本多不相同,我这个版本也记个零零落落,大概是这样,一斗穷二斗富,三斗四斗开当铺,五斗六斗遥垓(音,方言,意为满街)走,七斗八斗也不啥来着,反正最后一句,就是这九斗一簸,稳吃稳做。

挺喜欢这八字批语的。也是,再有钱再有产业有本事,也不及稳吃稳做四个字,大富大贵大起大落的日子又岂是平凡人所能降得住的,不如安稳当下。所以,就认下这个命。认命,不是消极不作为,而是晓得要怎么做,找好自己的位置,踏踏实实,不妄想,也不气馁。想想,那崩米花儿的老头儿,未尝不是稳吃稳做的命运,虽辛苦些,总是有生计有笑容的。

小马快递送到,饺子又是两种馅,肉的素的。肉的原是给阳阳和我准备的,我其实越来越爱吃素的,洋白菜虾仁,越吃越舒坦。我这口味,年深日久终于是被这个大家庭给熏陶同化了。

一个角一个斗是什么字?-第4张图片

一个角一个斗是什么字?-第5张图片

被同化的,又岂止是口味,还有一些习惯与传统。

阴历十月一,送寒衣。街边处处路祭的痕迹。一个一个的炭圈,一堆一堆的灰烬,也有一簇一簇的火光,火光映着烧纸人平静而认真的面容。年年如是。

陋习陈规,又不得不做。若还在APEC期间,不知会不会有禁止路祭的法令出来。在我们老家,似乎没有路祭的习惯,都是去上坟烧纸,坟在山坡,若是冬天,荒草蔓生,有风,很容易起山火。

夜略深,两人一边淡淡扯着话,一边提着纸钱纸衣下楼。他略快一步,也不回头也不停步,就把手向后伸着,等我紧上一步伸手去握,牵好了就还是一前一后的样子前行。这动作总是流畅无比,应是长时间得来的默契。

轻易便找到两根拨火棍,烧纸分为三堆,姥姥姥爷,爷爷奶奶,老爹老娘。纸钱燃尽,每堆前磕四个头,念叨几句。棠说这是第一次给老娘烧寒衣,啥也不说了。这个时候,不需劝解和安慰,我只是默默陪他,没接他的话茬儿。情绪是很怪的东西,斯时斯地会让人沉溺于某种情绪不可自拔,那就不要鼓励他随之而舞了,平静地接受,只做该做的事。

用拨火棍拨着余烬。总怕火星子惹起火灾,心里头还是挺小心的。

一身烟火味。回来洗澡,把里里外外的衣物都换掉,人便清爽起来。

我的相关日志:2014-11-21 | 

2014-11-13 | 

2014-11-14 | 

2014-11-12 | 

2014-11-11 | 

2014-11-10 | 

2014-11-06 | 

2014-10-31 | 

2014-09-30 | 

2014-09-16 | 

有话要说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