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教育 > 正文

冬至是几月几日?

  • 文化教育
  • 2022年06月07日 10:57:48
  • 75

算起来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了,一个深秋,制片人老姚从北京赶来,他又是主演中年毛泽东的特型演员,这一次到济南来并不是演戏,他带来一个题目,要创作一部描写张养浩的历史题材电视剧,出于生于斯,长于斯的乡土情结,选择了济南市的作家从事创作,通过山东省柳子剧团的舞美任兄寻找合适的人选。任兄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,专攻舞台艺术,他心里没底,就找到他的作家朋友宝祥兄,宝祥钦点我出山,拐了这么几个弯,我们的创作团队接下了这个任务。

接下来就是从浩渺的历史烟云中找到那个活生生的张养浩。张养浩生于元朝逝于元朝,是元朝统治阶层中的汉族人,我们要塑造一个什么样的张养浩?了解一个朝代就必须剖析那个朝代,通过阅读《元史》,我们看到一个马背上的民族与农耕民族在生产关系上的历史冲突,也看到元朝社会正处在一个文化的节点上,亦看到元朝统治阶层站在一片有着深厚文化土壤上的彷徨。正是在这样一个历史背景下张养浩站出来,周旋于蒙汉两个民族之间,调和着民族矛盾;他恢复了元朝的科举制度,开科取士,为国家输送了大批治理人才,济南的士子张起岩就是在这种科举制度下成为元朝状元的;他为元仁宗爱育黎拔力巴达的帝师,教授儒家学说,直接改造了一个皇帝的思维结构,用儒家的文化思想冲击着元蒙统治者固守的喇嘛教思维;他清正廉洁,为历史留下了《三事忠告》,这是一个为政者向老百姓真诚地告白;他又是散曲创作大家,为后世留下了一百多首散曲作品。我们在史海遨游,在遨游中找到主人公的思想脉络,于是一个活生生的张养浩走进我们面前。一个剧本的创作方向就确定了。一个好的故事一定要有一个好的名字,我们想了经月,拟出了十余个剧名,如《穹庐下》、《廉治疏》,都不满意,一一推翻,最后确定剧名就叫《一天浩曲》。“浩”字是双关,既在主人公的名字里,又带着浩气罡风。我们高兴极了,决定放肆地庆祝一番,是胜利,也是解脱,找了一家饭店,杯盏相庆,为张养浩的磐涅,也为我们的付出欢庆。宴席末了,服务员端上一盘热腾腾的饺子,此刻我们已经吃得很饱,也没喝糊涂,便对服务员说,上错了吧,我们没点饺子啊?服务员笑着说,今天是冬至,老板赠的!

今天是冬至啊?我们只顾耕耘,忘记了农时,若不是人家提醒,几乎错过了季节。

饭店老板端着一杯酒走进来向我们敬酒,刚才不经意间流露的兴奋被他们听到了,他们用冬至的饺子向我们表示敬意。那个冬至伴随着一个大剧的提纲留在我的记忆里。一年以后,剧本杀青,35集,讲了从济南到元大都又回到济南的故事,讲了一位担负着历史责任的济南人走进长安献身于民众救灾的佳话。完稿那天,我们又去了那家饭店,试图找回一段逝去的时光,我们已经冷静下来,那是一个中秋,万粟归仓,月色皎好。

我从小生活在城市里,看时间凭钟表,看时令凭日历,工业化生产的计划、指标、定额、成本核算里没有节气的概念,晴雨凭天气预报,穿衣凭出门试新凉,冬至已经不再是我们生活的刻度盘,于是淡了对冬至的庆祝。在我的作息里,冬至和平常的日子没有什么两样,卡着点上班,却不一定卡着点下斑,忙了,干一个通宵是常有的事,平时吃什么,那天还是吃什么。传统是个习惯,你想着它,它就左右着你的生活;你把它忘记了,它也把你忘记了。退休以后,我顺着当年读过的元史往前读,追溯到先秦,往后读,延宕到晚清,读出了我们这个民族的智慧。一年二十四个节气,竟是农耕生产的坐标,差一个时辰就会延误生产,那是历史的计划、指标、定额、生产成本和收获。生产规律固定下来就是文化,于是冬至来到之前,家家敬奉般地挂一张梅花图,图上画着八十一朵勾勒的梅朵,从冬至那天就进入数九,每过一天,就染红一朵梅花,把八十一朵梅花染遍,春天就来了,这张梅花图叫“九九消寒图”。我们不知道的过去竟如此馨淳,日子厚得让今天仰望。在染着一朵朵梅花的时候,先祖们唱起九九歌,“一九二九不出手,三九四九冰上走,五九六九沿河看柳,七九河开,八九雁来,九九加一九,耕牛遍地走。”

唱着唱着,过去了千年。二0二一年,唱着九九歌的人们迎来了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华诞,这是历史走向新世纪的一个伟大刻度,它树立起一杆时光的标杆,日影长而夜长,日影短而夜短,人间正道,炎凉与共。九九歌还有一个版本,唱道,“五九六九,穷汉伸手”。这一年,我们的人民已经全面脱贫,华夏的世上没有了穷汉,我们的民族走上小康之路,我写下一首新的九九歌:

一九二九盼雪稠,

三九四九裙妆秀,

五九六九催杨柳,

七九赏葩,八九数雁,

九九加一九,春波泛行舟。

壹点号孙葆元墨寓

找记者、求报道、求帮助,各大应用市场下载“齐鲁壹点”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壹点情报站”,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!

冬至是几月几日?-第1张图片

有话要说...